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娇妻服务费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娇妻服务费

(一)情迷咖啡室

结婚不久,我和新婚妻子小慧还是很浪漫的,遇上假日,我们便会四处去游览,一边欣赏各地风光,一边享受我们两人世界的甜蜜。这一次我和小慧趁著周末来到南方这个城市,我手拖手到处游玩。因为我们想在这里住一晚而已,所以所带的行李不很多,只有我背个小包,小慧不用拿行李,所以看起来很像本地人。很快到了傍晚,看来我们要去找酒店住一晚。因为初结婚,我们把两人的积蓄都拿去买房子,建立我们两人的安乐窝,所以身边可以零用的钱不多,五星级酒店,打算住进三星级酒店。我们在酒店区转了一圈,想看看那一家便宜。“咦,老公,你看看这酒店就是那很出名的XX酒店!”小慧很高兴地拍打着我的手,指著刚看到的三星级酒店。果然是出名的酒店,电视里都有报导,这XX酒店的咖啡室里有出名多的流莺,单身男士一坐下去,立即有美女来到身边对他说∶“先生,今晚要不要有人陪你?”“哈哈,这间应该很有趣,我们今晚就住这里吧。”我很高兴地说。“也好,我也要看看这里的流莺是不是真的那麽漂亮。”小慧同意了。我故意露出歹脸色,一副淫虫的模样对她说∶“不如等我先进去,看看有多少个女人被我引来?” 小慧就用力捏我的手臂说∶“你思想好坏的。”突然她双手叉著腰,摆出一副挑战的神色对我说∶“也好,你去钓你的女人,我也扮流莺,看看我值得多少钱。”我们在街头就这样站着,对看了一阵,然后噗嗤地笑了出来,然后我们俩又再拉着手进了那XX酒店。我心里就是喜欢这个可爱的新婚妻子那麽活泼那麽幽默。“你先去咖啡室吧,我去化妆间化一下妆,换件衣服。”小慧把我往咖啡室那边一推,她回到走去化妆间。这里咖啡室果然很有情调,昏黄的灯光下,有很多小桌子,大都是两个相连座位,很多已经一对对地亲蜜地坐在一起,抱在一起,但很明显的,很多很明显不是情侣,四、五十岁的伯伯抱着一个相信比他女儿还要小的妙龄女人,会不会是情侣呢?我给带坐到一个空桌,叫了两杯咖啡,眼睛看着入口,等著小慧的出现。“先生,你今晚要不要我来陪你?”一个温柔的女声在我朵边说。我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坐在我的身边,还来不及回答她,她已经把身子贴过来,她穿着短裙低胸装,我眼稍一扫,已经可以从她衣服上看到她两个又圆又大的白胸脯。“不要了,我已经┅┅”我轻轻推开她的肩,但她那外露的肩上的皮肤又滑又嫩,使我有点迟疑。“小哥哥,让我陪你一晚吧,只要一百五十块就行了。”她一边说著一边用手搂着我的腰,把胸脯贴过来,这时我的手臂已经能感觉到她高低起伏的胸脯。(顺便说一下,为了方便各地的网友理解,这里的价钱我都折算成美金作单位。)“小姐,请你┅┅”我还是要推开她,小慧快要来了,给她看见就不好了。那女孩把我的手放到她光滑的大腿上,隔着丝袜我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温暖和大腿的诱惑。“小帅哥,只要一百二十块就行了,我陪你到天亮。”她先减个价,然后双臂套着我的脖子,主动地吻起我。我从来没碰过这么主动的女孩,以前我追求小慧的时候,也是全部由我主动,给这个女孩一吻,我三魂不见六魄,顿时不知所措,真的和她嘴对嘴吻起来,当然只是嘴唇相吸,还不至于是法式湿吻。我还想推开她,但她已经伸手到我的裤子,把我的拉链拉开,说∶“我懂得很多使你舒服享受的招式呢。”说完她纤细的手已经抓到我的肉棒,她用指甲轻刮著,然后用柔软的掌心轻轻按抚著,我的老二已经立即肿胀得像一条瓜那般,差一点从裤里面跳出来。“小帅哥,你看你的老二已经接受我了。”那女孩嫣然一笑,加以她有八分姿色,差一点迷倒了我。“不要,小姐,我已经有太太了┅┅”我还想对这眼前的诱惑作出最后的抵抗。“小帅哥,来这里玩的人很多都有太太的。”她把一头秀发向后一拨,把她整个俏脸都露了出来。她把我的手指放在她嘴里吮吸著,说∶“先生,你看我的嘴性不性感,等一会儿,我就会含你的大鸡巴。”她说话竟是那些大胆直接,我的肉棒又在裤里大有动作了。小慧已经来到了咖啡室,她已经换上今天才买的短裙,而且稍稍涂了一点口红。她天生丽质,不用化妆品,已经很清丽可人,所以她这样稍稍打扮一下,更显得艳丽极了。侍应小姐想带她进来,她摇摇手,示意说是来找人的。她不知道其实在这里,只有那些流莺才不需要人家带位。所以那侍应白她一眼,以为她就是来兜客的小姐。她向我这边走来,我想推开身上那女孩,但已经太迟了,小慧全看在眼里。她朝我嘟一下嘴,刚好那女孩又在我的脸上亲著,我不能动弹,只好摇手示意。但她别过脸去,好像在生我的气。我看她朝我这里慢慢走来,心里庆幸著,她坐下,我可以趁机摆脱这流莺。这时在我对面,大概隔两个桌子的座位,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单独地坐在那里,他的头发已经半秃,头两边故意留了长发,然后盘在头顶上,掩饰他那难看的秃头。他老是用色迷迷的眼光四处找寻着心目中的猎物,当他看见我妻子的时候,立即站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臂,把她拖坐在他的座位上。 小慧给他吓了一跳,正想用眼光向我求助,但我身上的那女孩却热情地贴着我。小慧赌气地回头,顺从那男人的邀请,坐到他的座位上,眼睛还不停地朝我这边看来。在我身上的女孩趁我注意力不集中,继续施展她的媚力。她把胸前的扣钮解开,本来已经是低胸装,现在两小片衣服左右一翻,我连她的乳晕都看见了。其实除了小慧,我从来没看过其他女人的真实乳房(在A书中看过,但那毕竟只是图片而已),所以这时候我心不禁扑扑跳。小慧不时地看向我,见我还和这不知名的女孩在胡混,她也故意亲怩地贴近那男人,那男人也不客气地用手臂搂着她的香肩,我看到小慧好像不大自在,但她看向我,又好像要报复那样依偎向那男人。这时我的心里早不在乎我身上那妓女,瞪大眼睛死盯着坐在对面的小慧。那男人的手搭在她大腿上。“哇,这次可亏大本了!”我心里暗暗叫苦,小慧的大腿因为很光滑,所以她没有穿丝袜的习惯,那男人的手得益不浅啊。小慧想推开他的手,但男人大力地搂着她,使她双手不能动弹,然后用另一手继续摸着她的大腿,他也真够放肆,在这咖啡室公众地方,竟然把手伸进我老婆的短裙里面,我看到他把短裙都翻了起来,小慧那白色丝内裤都露了出来,他的手就摸了上去,小慧连忙把他的手推开。“小帅哥,怎样,一百二十块很便宜的了。”那女孩还继续向我兜生意,见我无动于衷,便把我右手抓起,按在她胸脯上,双手感到一阵柔软,那女孩的胸脯可不小,一只手还不能抓得住整个乳房,我不自觉地揉了起来。小慧看到我这样,本来两颗大大的眼睛瞪得更大。那男人刚好又再用左手抱着她肩,她顺势依偎在他胸前,男人另一手搭在她的腰上,然后贪婪地往上摸,整个手掌按在小慧的圆浑的胸脯上。我看到小慧用力挣扎著,他还不放手,继续在我妻子的胸脯上摸搓著。我再也坐不下去,把身上的小妓女推开。“先生,你已经摸了,至少也要五十块。”那女孩板起脸来,刚才那点点温柔完全消失了。我慌忙从钱包里拿出五十块给她,她怏怏地站起身来,拿起小腰包走开了。就在这个时候,对面那男人又趁机占我老婆便宜,他突然用那双摸她秀发的手抱着她的头,嘴唇压在我妻子的小嘴巴上面,强吻起来,小慧给他这突然其来的侵犯,也和我刚才那般手足无措,没回过神来已经给他弄开了嘴巴,来了个法式湿吻。小慧挣扎站起身来,那男人才扬扬手示意她离开,低下头去喝他那杯放了很久的鸡尾酒。小慧来到我身边,我们像一起渡过患难的情侣一般,拥抱在一起。我刚才以为她对我和妓女搂抱的事情发怒,也以为她会哭诉那男人强吻她。出乎我意料之外,小慧好像很开心很兴奋的样子。“你知道那男人刚才要出多少钱?”小慧依在我身边说,“他说平常这里女孩价钱从一百块到两百块不等,他说要给我三百块,叫我陪他睡一晚。你说好不好笑。”“嗯,他真是阔绰。刚才那个在我身边的女孩只要一百二十块呢。”我一边把咖啡递给小慧一边说,“那你怎样拒绝他呢?”“我说要一千块才行。他立即瞪大了眼睛,没有回答我,只是忙着搂我、摸我。然后说最多四百,说是看我生得漂亮,这个价钱在这里玩三、四个女人都可以了。”小慧把她刚才的遭遇告诉我,“我说不行,一定要一千块,他就强吻了我,但最后还是出不起这个价钱。”“哈哈,那你一夜肉金才值得四百块罗!”我取笑这新婚妻子。她娇嗔地打回我,我们又搂抱在一起,反正咖啡室里的男女很多都搂在一起。我这时看到对面那男人盯着我们,好像很妒嫉的样子。我就故意和妻子深吻起来,舌头在嘴里交缠着,我的手又在她的胸脯上隔着衣服抚摸她两个娇人的乳房,看得那个男人咬咬牙,我心里得意极了。当我们停下来时,我看到小慧嘴唇上的口红都有点狼藉,可能是那男人强吻她的时候弄成这样,也可能是我吻她的时候搞的。“小慧,你先去化妆室整理一下,等会儿我们再在大堂等,我会订酒店房间的。”我说完,小慧就先离开咖啡室,我要结单。小慧走出去后,对面那男人来到我面前说∶“老弟,你刚才出多少钱才得到那女人?”我故意说∶“两百块。”那男人气恼地说∶“岂有此理,我出四百块,她都不肯找我!”我呵呵笑他说∶“她说我长得帅长得年轻,所以两百块也不计较。”气得那人脸一阵红一阵紫的。我心里暗暗好笑,他不知道那是我的妻子。

(二)兴奋的娇妻

我刚走出咖啡室,身后有个男人拍拍我的肩。我以为是那个给我差一点气死的男人,我回过头。“哇!鬼物?”我给眼前这个人吓得差一点叫了出来。眼前这个男人三十多岁,一张大大黑黑的白痴脸,两粒(只能用“粒”)小小的眼睛,塌鼻加上两个高高的权骨,使两个鼻孔朝天,还有像香肠那般的大嘴唇,零碎的胡须不整齐地点缀在嘴边各个方向,身体倒是很高大健壮,和我差不多高,阔度有我的两倍,我想起码有九十公斤。他对我咧嘴笑了一笑,笑的时候嘴是歪的,还露出他那口烟屎牙齿,右边两颗门牙还襄金呢。“小帅哥,我留意你好久了。”那男人把我拉到一旁说。听他这么一说,我全身的毛管都竖起来了,忙挣扎抽回手来,对他说∶“先生,我不是男妓┅┅”那人哈哈笑起来说∶“别怕,我不是想要你。我想你帮忙一下。你看到我这副尊容,虽然有钱,也没有女人愿意来陪我,我已经好几年没碰过女人了。”听他这样的自嘲,反而对他没刚才那麽反感,竟然对他有点同情。他继续说,语气很诚恳∶“我给你钱,你把我藏在酒店房里,你和刚才那女孩温馨的时候,我才爬出来,大家一起享受一下。” 这个淫虫!真亏他想得出来这个下流的事情。我立即拒绝他说∶“先生,别误会,那女孩其实是我的新婚太太。”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钞票来说∶“先生,是不是你太太没关系,最重要的是钱!”说完塞了两千块给我,继续说,“我不会要求太多,我只是想看看你们造爱,然后也给我机会摸一下你太太,我不会有太过份的要求。”我看着那些钱有点心动,想反正刚才小慧给咖啡室里男人搂住的时候,已经给他摸过,而这个人也只是想看看她的裸体和摸一下而已。但很快我又清醒过来,说∶“不行,我太太一定不同意,你摸她的时候,给她发现,我就完了。”那人从口袋里拿出两颗药丸说∶“这个是兴奋药丸,她吃了就会不知道。”我立即摇摇头说∶“不行,我没有机会给她吃。”那人把头贴近我的耳,害我闻到他满嘴的烟臭味,低声说∶“我教你,你在和她接吻前先把兴奋药含在嘴里,药丸就会溶解,你的舌头伸进她嘴里,就自然流进她嘴里。”见我还在犹豫,又塞了一千块给我,然后哀求我说∶“求求你同情我生得丑陋,我只要看一看摸一下就行了。”我看他真情流露,点点头答应他。于是我们互相介绍自己,原来他姓罗,别人叫他大罗哥,他还给我一咭简陋的卡片,上面印着什么农业合作社,大概是个暴发户的土包子而已。他高兴地拿一根钥匙给我说∶“我已经租了房,你们可以省回房租。你等你太太,我先上去躲起来,事成之后再给你两千块。”说完一溜烟走了。我心情很矛盾,我当然不愿意心爱的妻子给人家看,给人家摸,但这大罗哥也实在怪可怜,加上他出手阔绰。刚才和小慧在咖啡室里才出价一千块,这个人只要看看她摸一下她就有五千块。真想不到小慧的美貌值这么多钱,要是真的给她知道,说不定她也会高兴好一阵子。小慧再次出现在我眼前时,又给我一次惊艳,她全身散发着她那二十岁的青春和俏丽。两个水灵灵好像会说话的眼睛,白里透红的俏脸,刚才在化妆间里洗涤过,更显得份外迷人。她这种白里透红的肌肤是没有化妆过的,她只会在嘴唇上涂上一层薄薄的淡红色。她的身裁没有像A片女优那般夸张,但就是很均匀,因为她的腰很纤细,所以把她的胸部和臀部都衬托得很丰满。我开始有点可能是前几世修行好,这一世才有机会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我举手摇摇手上的门匙,和她一起上去酒店的房间,当然她不知道这间是那大罗哥租的。我打开酒店房间门的时候有点紧张,担心不知道大罗哥躲在那里,不知道会不会给小慧发现。结果我四周看了一下,他应该是躲在衣柜里,幸好我们没多少行李,所以小慧根本不会去开衣柜。浴室不大,我们不能一起冲洗,我先洗完,然后她才进去。小慧关上浴室门时,大罗哥开了衣柜门对我说∶“谢谢你。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要尽快用兴奋药,她找到衣柜就不好了。还有,等一下拜托你们要靠近一点衣柜造爱,我才能看得清楚啊。”他说话的神情好像比我还要兴奋呢。我慌忙“殊”了一声,叫他别说话,关上衣柜。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真得有点担心大罗哥那张白痴脸。小慧从浴室出来,她穿着我们特地带来的吊带低胸短睡裙,是丝质的,很性感的。她没带乳罩,一大半的奶子可以从那睡裙上面看到。我搂住她,她也抬起头,使我轻易地吻着她,双手摸着她圆大丰满的臀部,把短睡裙拉上来,双手从她丝质内裤里伸了进去,轻轻地抚摸她的屁股。我低下头去吻她的粉颈,然后吻她的胸部,双手已经把她的内裤扯了下去。“啊┅┅老公┅┅你还是像洞房那晚那麽急色┅┅”小慧口里虽然这么说,但她已经抬起腿,让我容易地把她的内裤脱掉,我把她的内裤扔在地上,然后抱着她,走向床。“老公┅┅你别那麽心急嘛┅┅我们还没讲好条件呢┅┅”小慧温柔地推开我。“什么条件?”我一边继续吻着她的香肩,一边问她。 “肉金!”小慧俏皮地说∶“你在咖啡室里去找,也要一二百块,我怎么可以免费给你┅┅”我的手摸到她双腿之间毛茸茸地带,那里开始有点湿润。她扭著腰,不让我去碰她。“好吧,小姐,你要多少肉金?”我知道小慧很喜欢玩耍,这次看来要玩流莺和大豪客的游戏,我当然乐意陪她玩。“就收你一千块,和刚才那个秃鹰相同。”小慧笑嘻嘻地说。“好吧,成交。”我说完,立即扑上去抱着她,她在我手臂之间挣扎著,叫道∶“老公┅┅你甩赖皮┅┅还没拿钱给我┅┅”虽然我钱包里有那老白痴的三千块,但怎么可以给小慧知道呢?所以我没理她,把她抱着扔在软软的床上,短短的睡裙翻了上去,使她的私处那一小片阴毛露了出来。“老公┅┅你真坏┅┅”小慧羞得反过身去,但她忘记她那两个圆大的屁股也是一样很诱人的。我趁她看不见我的时候,把那两颗兴奋药含在嘴里,果然一下子溶化了,一阵薄荷的清香散布著整个嘴巴。我扑向小慧,把她身子扳过来,吻着她。她也很合作地张开嘴巴,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我的舌头也卷入她嘴里,那溶化的药汁也慢慢地流进她嘴里。我的手把裙子左边的吊带拉下来,她的乳房就露在我眼前,可能是我们婚前很节制(一方面是因为她太年轻了),结婚也不久,所以她的乳晕还是很浅的棕色,而那颗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在我摸捏下,乳头立即竖了起来。我的嘴就朝那奶头吻了上去,轻轻地吸吮着她。“啊┅┅啊┅┅老公┅┅好痒啊┅┅咬下去┅┅咬我的奶头┅┅啊┅┅”小慧开始呻吟起来。我还想捂住她的嘴,她不知道这房间里还有另一个男人,她诱人的呻吟声也会给他听见。这时我有点后悔,但想起这个第三者,又觉得兴奋莫名。这时我和妻子的激情已经完全淹没了一切,我开始轻轻咬着她的乳头,她便扭动起身子来。我的手把她的小睡裙褪了下去,她这时已经全身赤条条地给我压在床上,我的手摸到她私处小穴里,那里已经湿洼一片。那兴奋的药物已经生效了,她很热情地抱着我,不断扭著很有曲线的身体。那些兴奋药似乎也有不少溶在我嘴里,使我这时也有飘飘然兴奋的感觉。“啊┅┅老公┅┅快来吧┅┅我想给你干┅┅快插我┅┅啊┅┅嗯┅┅”小慧一边说著,一边把我的T恤和内裤脱了下来。她从来没有这样主动过。我想起那躲在衣柜里送钱的男人,一方面觉得既然得到他的钱财,自然要给他一些甜头,另一方面我想起自己可爱的妻子美丽动人的身体一直只有我自己看过,让别人 慕一下也好。于是便对小慧说∶“我们这次不要在床上,我要把你压在 上大干你一场。”小慧点点头,说∶“啊┅┅老公┅┅你喜欢怎样┅┅都可以┅┅啊┅┅干我吧┅┅啊┅┅”我把她拉起来,推向 角,然后压着她,后来又把她推向衣柜,把她压在衣柜门上。我想里面那大罗哥一定能从衣柜那百叶扇的空隙中很清楚地看到我妻子的丰臀。“阿罗哥,既然我答应你,就给你饱览一次我娇妻吧,你那三千块也值回票价吧。”我心里这样想着,便把小慧的身子反过来,使她前面贴着衣柜。这一次大罗哥能看清楚我妻子的奶子和私处。我很用力地压着小慧,使她的乳房和乳头从衣柜的百叶扇里挤了进去。“啊┅┅老公┅┅衣柜里好像┅┅有东西┅┅弄我的奶头┅┅啊┅┅”小慧整个人紧贴在衣柜上继续呻吟著。我知道一定是大罗哥在拨弄她的奶子。虽然心里更兴奋,但生怕小慧发觉,便说∶“可能是老鼠吧。”说完就把自己的大鸡巴放在她双腿间,磨着她的小穴,她的小穴淫汁多得流到大腿内侧,也就不大在意奶子给别人玩弄的感觉了。“啊┅┅插我吧┅┅老公┅┅插深一点┅┅啊┅┅啊┅┅”小慧全身抖动,兴奋地叫起来。我有点奇怪,我的肉棒还没插进她小穴呢,她为什么会这么呻吟呢?我往下一看,原来大罗哥从衣柜里伸出了两根手指,刚好插在我娇妻的小穴里,还一伸一缩地搅动着。“够了吧,老白痴,你三千块只值这么一点,别太过份,这是我老婆,不是咖啡室里那些任人骑的妓女!”我心里暗骂着,把小慧抱回到床上,不让大罗哥再占便宜了。我把小慧放在床上,嘴吻在她那光洁娇嫩的小肚皮上,然后向下滑。当我的嘴吻在她毛茸茸的阴阜上时,她忙拉着我说∶“老公┅┅不要┅┅唔┅┅那里不要┅┅”我和小慧从恋爱到结婚,我从来没有吻过她的私处,这也许是传统大男人的心理作祟吧。这次可能是那兴奋药的力量底下,我禁不住吮吸着她那两瓣鲜嫩的阴唇,和嘴唇那般嫩滑,我的舌头探进两唇之间,触动她那阴核,她全身一颤,蜜穴里立即流出大量的淫水,那麽感受是那麽兴奋,为什么我以前不试一试。我把小慧的双腿推上去,这时她只能和我充份合作,根本没办法拒绝,看来她真是爽透了。“老公┅┅吃吧┅┅吃我的小饺子┅┅啊┅┅”小慧发出呻吟声,不过很快就变得不清晰的哦哦声,她双手把床单抓得紧紧,身体不断抖动着,她似乎兴奋极了。我的舌头弄入她的小洞穴里,把那些淫水弄得啪啪的。“老公┅┅别再吃了┅┅快给我吧┅┅我要你的棒棒┅┅”小慧伸手来拉着我,我才站起身来,挺起粗大的阳具,把她那对修长似玉的大腿抬起来,把肉棒放在她那水汪汪的阴户外面搓磨著,准备进攻她的海港。可能是那些药性发作的关系,小慧这次很主动地抱着我,用她那纤纤玉手摸向我的老二,我的老二给她那温柔的手触摸时又肿胀了不少,在她的手指引导之下,我的腰轻轻施力,就把鸡巴送进她的小穴里,一阵温暖和柔软紧紧地包围着我的肉棒,那种感觉简直像自已在仙间一般。

(三)娇妻服务费

小慧双腿夹着我的粗腰,热烈地拥抱着我,我们就在床上翻滚著。“老公┅┅这次让我来┅┅服侍一下你┅┅”小慧这时压在我的身上,她坐了起来。这也是那药力的功劳吧,她以前总是很被动地被我压着,从来不会坐在我身上。其实我很喜欢她这个姿势,我会联想到A片里那些女主角坐在男主角身上,摇晃着乳房那动人情景。果然,当小慧坐上来时,她那两个像车头灯那麽圆大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我空出来的双手立即繁忙起来,一手摸一边乳房,她的乳房又大又柔嫩,上头两颗乳头都已兴奋地站起来,使我的手掌和掌心都得到不同感觉的超级享受。小慧主动地摇动着屁股,上下上下地移动着下身,使我的大鸡巴在她小穴里进进出出。她那经历尚浅的小穴很狭窄,把我的肉棒包得紧紧,所以当然每一次蠕动身体,都带给我很大的刺激和兴奋。小慧挪动着她那可爱的丰臀,不断套弄在我的肉棒上,我那胀大的龟头在她小穴壁上不停地刮磨著。“啊┅┅老公┅┅我┅┅我很爱你┅┅你的鸡巴很大┅┅把我的小洞洞┅┅撑得满满┅┅啊┅┅啊┅┅我要你喂饱我┅┅啊┅┅”小慧呻吟起来,开始坐不直了,只好把双手按在我肩上,支撑著身体,这样她那两个大奶子半垂著,更形巨大,我稍一放手,大奶子便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而晃动着。当我沈醉于享受抚摸和欣赏妻子乳房的晃动时,突然有个身影出现在小慧背后,是那大罗哥,全身赤条条毛茸茸的,有点像野猩猩,双腿间那巨大的肉棒晃动着,粗大的龟头上还盘著可怕的青筋。我一直对自己的鸡巴很有信心,相信不会很多人有我那麽粗大,但这个大罗哥的大鸡巴更是粗大无比,简直像一个小孩的手臂那般,怪吓人的,如果我没有亲眼看过,一定会以为别人在骗我。我在大罗哥那些药力发挥下,他靠近小慧,虽然心里好像有点异样,我也没有发出抗议。 他从小慧的腋下伸手到她前面,抱着她,她那两个刚令我爽过的大奶奶现在却落入大罗哥粗糙的手掌中。我也不知道是小慧的奶奶太柔软,或者大罗哥很用力捏她,反正我妻子的奶子在我眼前已经给他抓捏得变形了,他还用手指夹着她的奶头,使小慧气喘吁吁。过了好一会儿,小慧才醒悟这对大手不是我的,她迷乱地回过头,看到大罗哥的淫样白痴脸,吓得对我说∶“老公┅┅他是什么人┅┅唔唔┅┅”她还未说完,大罗哥那可怕的香肠大嘴吻在她的嘴上。兴奋药的药力使我不太清醒,没有帮助妻子解困,反而对她说∶“你叫他大罗哥吧┅┅”小慧还想挣扎,大罗哥那双粗手再次用力摸捏她那对柔嫩的乳房,当他把她的奶头一捏,小慧兴奋地张一张小嘴,大罗哥便趁机把他的舌头弄进她嘴里,在她嘴里乱搅,逗弄她的舌头。小慧的挣扎就这样给他平息了,我用鸡巴抽插著小慧的小穴,而她的上身全给那白痴霸住了,他抱着她,亲着她的嘴,摸捏她的乳房,还用手指去捏她两颗奶头,使小慧“唔唔”地不断呻吟著。弄了一会儿,大罗哥坐到床上来,他把小慧的身体一扯,小慧的上身便倒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那又粗又黑的肉棒刚好放在小慧的面前。“啊┅┅老公┅┅我不要┅┅啊┅┅”小慧一边呻吟一边别过头去,很奇怪我也没想去帮自己的娇妻,只瞪着眼看着大罗哥把我娇妻的粉脸扳过去,捏着她的鼻子,当小慧张开嘴巴时,他便把他那根大鸡巴挤进她的小嘴巴。“唔┅唔┅┅唔唔┅┅”小慧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兴奋药使她渐渐迷失了。她伸出纤纤玉手,抓着那根肉棒,开始有节奏很用心地吸吮起来。大罗哥手揭起小慧的长长的秀发,让他能看见我这漂亮年轻的妻子怎样含他的肉棒。小慧看来嘴巴不够大,他那巨大的肉棒她只能含进三分之一,整个粉脸已经胀鼓鼓了。大罗哥兴奋得不时摇动大腿,大腿上的粗毛扎在小慧的嫩嫩的奶子上,使她更是“唔唔”不断。“哇,小兄弟,你老婆口交技术真是一流。”大罗哥一边干着我娇妻的嘴一边羞辱她,“哇┅┅真懂得吹┅┅吹得我很舒服┅┅没去做妓女真浪费┅┅”大罗哥的肉棒在小慧的嘴里进出得越来越快,小慧整齐的皓齿在他那大鸡巴上轻刮著,使他兴奋得满脸通红,不一会他“哎嘿”叫了一声,精液像消防水喉那样有劲地射了出来,射在我妻子的嘴里。黏糊糊的精液太多了,小慧合嘴的时候,有些吞进肚子里,有些流了出来,弄得整个下巴嘴边脸颊都是。小慧虽然好像很兴奋,但她还是清醒的,所以很羞愧,慌得抱着我。“对对对,安慰一下你太太,她刚才才给我吸鸡巴呢。”大罗哥在我身后哈哈笑着,把我的头按向小慧。小慧抱着我,然后吻我。我本来不敢吻她,她满嘴都是那白痴的精液,但我给她一吻,热情又上来了,一边用鸡巴干着她,一边热烈地吻着她的嘴巴。我的舌头在她嘴里搅弄著,她满嘴巴的精液都黏在我嘴上,一阵怪怪的腥臭味,那白痴真毒,害得我也间接地吃他的精液。我在她嘴里还吻到一条阴毛,是刚才那白痴留下的,后来想起来多 心,但当时只知道兴奋,没顾那麽多事情。“小兄弟,你这样没劲是不行的。”大罗哥把小慧从我身上拖开,对我说∶“女人是用来干的,别让她压着你。”我刚在爽呢,给他这么一弄,真的很不舒服。他说∶“来,你要多多向我学习。”说完,把我娇妻在床上摆布好,就骑在她身上。这人脸上白痴,性能力这方面可能是超人,刚才才射完精,现在他的鸡巴又是胀得老大,一下子对准我妻子的小穴插将进去。“啊┅┅老公┅┅不要┅┅不要让他强奸我┅┅啊┅┅啊┅┅”小慧哀叫起来,但我全身没力,只瘫倒在床上,没有去帮她。大罗哥把小慧的双腿放在他肩上,使她双腿大张,然后压下身体,他那肉棒很巨型,龟头已经把小慧的小穴撑得老大,幸好刚才小慧给我弄过,小穴里已经淫水涟涟,大罗哥的肉棒顺利地插进三分之二,已经直插到她的花心上。弄得我老婆身体一抖一抖的。很快小慧不在乎骑着她的是什么人,开始浪叫起来∶“啊┅┅大罗哥┅┅你的鸡巴好大┅┅插得我很爽┅┅啊啊┅┅快用力插我┅┅啊┅┅”大罗哥嘿嘿一笑说∶“是你说的,小荡妇,别后悔。”说完把粗腰用力往下压,这一次整支肉棒插进我妻子的肉洞里。“啊┅┅不要┅┅会插破我┅┅不要┅┅求求你┅┅大罗哥┅┅啊┅┅”小慧哀叫起来,她绝不夸张,因为豆大的泪珠和汗珠流了下来。大罗哥可不会怜香惜玉,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把肉棒送进我娇妻的小穴里,每次插进去时,都把小慧的下腹撞得隆起,我想他那又长又大的肉棒,不但直达我娇妻的花心,可能还连她的花心也给他弄得开花。在他这次抽动十数次,小慧已经爽得 起眼,不知道正给不速之客强奸著,双手紧紧地抱着他宽阔的熊背,不断叫着∶“啊┅┅好┅┅好爽啊┅┅我要你插破我┅┅大罗哥┅┅我要做你老婆┅┅天天都给你干┅┅啊┅┅啊┅┅我不行了┅┅好大哥┅┅把我干死吧┅┅我快死了┅┅再用力干我┅┅啊┅┅”我看得不知是愤怒还是兴奋,加上刚才还没射精,鸡巴还是直挺挺的。大罗哥见到说∶“来吧,别只看,过来让你太太为你吸吮一下吧。”他这时侧身躺在床上,从后面插著小慧的小穴,我和小慧反方面躺下来,她刚好可以为我口交,小慧给他干得差一些车仰马翻,现在我的肉棒放在她嘴里,她便急不可待地吸吮起来。一阵阵快感从我下体传来,我全身爽极了。

 因为我和小慧相反方面,我可以看见大罗哥那大鸡巴从小慧背后抽插着她的小穴,她的阴唇已经给干得又红又肿,每次他抽出来时,她那大阴唇小阴唇都给反了出来,露出鲜嫩的红色。大罗哥的手伸过来,把小慧阴唇分开,说我说∶“小兄弟,你看见你太太那小小的阴蒂吗?”我嗯地答他一声,他说∶“你太太为你服务,你也亲一下她这部位,她会爽死的。”我果然看到小慧的红红的阴蒂,用嘴稍一吻,小慧已经唔唔地发出兴奋的呻吟。这大罗哥果然是性场高手,真懂得如何享受。我于是开始吮吸小慧的阴蒂,但很小心,因为大罗哥的肉棒在小慧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地干著。小慧口交的技术很好,很快使我很兴奋,我伸著舌头在她阴蒂上亲吻著,不时碰到大罗哥那粗大的肉棒。因为实在太接近了,加上我很兴奋,分不清地方,所以后来连大罗哥那大鸡巴也一起吸吮起来。大罗哥更兴奋了,那鸡巴胀得像瓜那样,每次插入我妻子小穴里,都弄得她整个小腹胀鼓鼓的,抽出来又把小穴的肉反了出来,我倒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到,真是一大奇景。大罗哥连续抽插十来几次,最后一次用力插进小慧的淫穴里,然后僵持着,不一会儿,小慧本来给他插得发胀的小腹胀得更大,大罗哥在她花心里射精了,把她淫穴灌得满满,我还在吸她的阴蒂,她淫穴里的精液突然满泄了出来,沾得我满嘴都是腥臭。那时候我正给兴奋剂迷惑了,所以没有觉得理会这种事情,只觉得自己的鸡巴快要在小慧嘴里胀破,所以大罗哥一抽出来,就轮到我把鸡巴再次刺进她的小穴里。本来我不应该会坚持这么久,但今天吃了那兴奋药,只是不停做爱,但还是金枪不倒。我再次和小慧抱着做起爱,这次药力已经更强了,小慧浪得全身发颤,呻吟声也不再有意思∶“啊┅┅老公┅┅大鸡巴┅┅啊┅┅干我┅┅啊┅┅”她爬坐在我的身上,在我身上上下上下地扭动着套弄著,她的小穴不断含弄着我的大鸡巴。小慧兴奋得自己托起骄人的两个大奶子,对我说∶“来吧┅┅老公┅┅捏破我的大奶子┅┅快干我┅┅啊┅┅啊┅┅”我于是大力地捏弄她的乳房,她的快感来了,不能再坐直,倒下来伏在我身上。大罗哥在一旁看得那鸡巴又再竖起来,他性能力真强,简直不像常人。我不知道他又想怎样,只见他走向小慧身后。小慧突然全身发抖叫了起来∶“啊┅┅别┅┅别弄我的屁屁┅┅啊┅┅”原来大罗哥用手指插在她的菊门,使她全身都发浪起来。大罗哥拉我的手放在妻子的两个屁股上说∶“帮帮忙,把她两个屁股尽力分开吧。”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听他,可能是那兴奋剂的药力。我用力把小慧两个圆滑的屁股用力扯开,我看他先从她小穴部位沾了不少淫液和精液,涂在她的菊门,然后拿着肉棒去刺她。小慧凄厉地哀叫起来,他也才把龟头弄进去。然后一寸一寸把肉棒硬插在小慧的肛门里。“啊┅┅别再进去┅┅我会给你干裂┅┅求求你┅┅大罗哥┅┅啊┅┅”我娇妻从未试过肛交,这次给大罗哥的大鸡巴硬生生地插进去,她痛得眼泪直流。终于大罗哥那整尺长的大鸡巴全插了进去。大罗哥开始在上面抽插起来,小慧像三文治那般给我和大罗哥夹在中间疯狂地干著。我在最下面承受着两人的重量,有点吃不消,很快我就忍不住,把精液射在妻子的小洞穴里,然后连忙退出来,留下妻子继续给他骑着。大罗哥把我妻子反卧在床上,干着她的屁股,小慧很可怜地“大”字形反卧在床上,双腿张得很大,任由大罗哥鸡奸。这一次大罗哥也没有维持很久,就在小慧的直肠里进行爆破,小慧惨叫,本来直肠就没什么位置,给他肉棒攻占后,再在里面射精,所以小慧所受到的凌辱可想而知。当他抽出肉棒来时,小慧“啊”地一声,精液淫液和秽物撒遍床单。我们三个人一直疯狂到凌晨两、三点才结束,我也不知道怎么结束,可能是睡去了。我睡来已经是十点多了,大罗哥不见了,只见床单上一遍狼藉,娇妻小慧赤条条反卧在床上,下体和肛门除了黏糊糊的精液之外,还有斑斑血渍,大罗哥干得也太过份了,这一次不但弄伤了我娇妻,还把她处女肛门也夺走。看着娇妻,我有点伤感和后悔。不过大罗哥不守信用也没办法。小慧也醒来,她的精神好像很好,高兴地对我说∶“你昨夜真厉害,我上面下面后面三个洞洞都给你干得开花了。”我说∶“你是说我厉害,还是大罗哥厉害。”小慧听不懂问∶“什么大罗哥?大了哥?”原来那些药性使她忘却了昨夜被大罗哥疯狂奸淫的事。我才舒了一口气。我们收拾好,来到了酒店大堂办理退房手续。我四周看看有没有大罗哥的影子,他还没给我事成之后的两千块呢?他这么不守信用,奸了我这新婚老婆,一定要他拿多点钱出来。果然他出现了,在远处和我招手,我叫小慧办理退房手续,自己就走过去,把他拉到一边说∶“大罗哥,我们讲明你只可以摸一下我太太┅┅”我未说完,他从袋子里拿出一盒录影带,说∶“小兄弟,这盒带子如果卖给A片商应该值不少钱,我早在酒店房间里装了录影机,昨夜你太太被奸淫的情形都在里面呢。”我呆了,真想不到他会出这样的手段。他说∶“我这盒带子就卖给你,五千块吧。”我全身都软了,把钱包拿出来,里面有他给我的三千块之外,我自己也只带五百多块,因为我们根本只是渡个周末,没带这么多钱。他也摇头叹气地说∶“遇上你这穷鬼也没办法,还好,你太太服侍我还算满意,就收你三千五吧,剩下那些零钱搭车回去。”他把影带给我,拿走了钱。他走几步回头说∶“小兄弟,请你告诉你太太一声,谢谢她为我免费服务 。哈哈哈┅┅”说完扬长而去。我不敢把真相告诉小慧,如果我告诉她昨天晚上不但免费给男人滚足一晚,还要倒贴人家五百块,她一定会杀死我的。回到家中后,我才发现原来那盒录影带是空白的,那大罗哥是个老千!“天啊,这次被骗亏大本了!”我心中叫苦连天。这时小慧点算家用,发现我多用了五百块,便娇嗲地审问我说∶“老公,你快说五百块用到那里去?是不是在XX酒店里找了个妓女?”哎呀,亲爱的老婆,我有苦难言啊!